你好三四十岁的“老一辈” 新京报快评

发布日期:2021-07-22 16:1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www.bg2c7.cn天津科技创新券发力 启动2020—21年度科技创新券,9月3日下午,小米科技创始人雷军发布微博,自称:“作为老老老一辈企业家,我个人觉得压力山大!长江后浪推前浪,世界未来一定属于00后,加油!”

  雷军微博中截图的男孩言论,来自梨视频日前发布的一个《首位00后CEO:曾写病毒黑老师电脑》视频对线岁的李昕泽是洛阳崇才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CEO,是中国00后第一个自主运营的公司,面对动辄被质疑的“低龄问题”,李昕泽称:我这个年龄做CEO感觉很正常;可能一些三四十岁的老一辈企业家,他们就没法了解互联网,因为已经老了。

  这样一段话,估计令很多刚撸起袖子创业的80后、90后,一口老血喷到手机屏幕上。自己刚刚意气风发地登上做企业的历史舞台,正要开始表演,怎么就成了“老一辈企业家”呢?长江后浪催前浪,属于历史规律,可这后浪是不是来的太快了点、汹涌了点?

  在万众创业的时代里,一个最大的特点,就是行业变革的节奏越发剧烈。50后、60后、70后、80后、90后甚至00后,并不拘泥于年龄原有的轨道,突然出现在同一个段位层面上PK。

  从强调80后到炮制出85后,从强调90后到炮制出95后,直到前些天我看到有人强调自己是97后(为了强调比95后还要年轻一点),便越发意识到,大家对于年龄与代际,竟然有这么强烈的在乎和“危机感”。

  曾几何时,我们是10年为一个代际;后来节奏快了,5年一个代际;现在恐怕真的是三年两年一个代际了。用我们一位教育类媒体同行的线后的大学生做内容,越来越找不准感觉。

  在很多活动场合,你会发现年龄跨度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大。前些天我参加了一个行业论坛,到晚饭的时候,二三十岁的一拨端着红酒玩游戏,旁边四五十岁的一拨百无聊赖,终于还是没忍住给主办方要了白酒;晚饭结束一拨人去迪厅狂欢去了,一拨人嫌太闹回房睡觉了,另有中间一拨竟然在迪厅大堂里找到了一张乒乓球台……

  不得不说,这确实是一个混龄共处的时代,表面很和平,内心难免起波澜。不服老是人的天性,多数人都会高估自己的理解能力,在自己又跨入一个代际门槛的时候,总会察觉不到,自以为还很年轻,起码还能理解更年轻的人。事实上,已经是自欺欺人了。

  网上有人说,不同年龄,实际上就是一代人对一代人的抢劫。这话说的有点绝对,但这种代际涌动的紧迫感越来越强,却是不争的事实。

  李昕泽的话可能挺刺耳,但也不是没有意义,“他们没法了解互联网,因为已经老了”——对于00后这批互联网的原住民,我们有些时候真的很难理解他们的行事方式、思维逻辑、情绪节奏。

  昨天翻报纸,有报道说,今年开学季不同以往的地方,各大高校迎来最后一批90后,还有一部分00后,他们可不是少年班,他们是普通的大一新生。

  就如同曾被标签化了的80后“垮掉的一代”,曾被贴上“脑残”、“自私”、“非主流”的90后,00后一代发出的呐喊是:“请不要再给我们贴标签,我们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个体。”

  时代有什么了不起?这是《岛上书店》一书中主人公不断拷问的一个命题。那么,年轻有什么了不起?这些年,我们既不断听到年轻人的“狂言”,对他们看不惯事务的蔑视;也不断听到“老一辈”对他们的指责:有什么了不起,幼稚不成熟,有栽跟头的时候。

  或许,李昕泽们在成长中会栽跟头,但又有什么了不起?年纪轻轻有如此经历,不同样是人生财富的积累吗?就如同二十年前的马云一样。

  这就是一个老一辈小一辈融合共生的时代。“小一辈”多激情,“老一辈”多理性;“小一辈”多精力,“老一辈”多智慧;“小一辈”多无畏,“老一辈”多经验;“小一辈”多个性,“老一辈”多规则……

  如果只强调无畏就会多虎头蛇尾;如果只强调成熟就会多错失良机,各有所长,各有所短。谁能从更加多元复杂的环境里,葆有开放包容的心胸,汲取到更多的营养,谁才能走得更好、走得更稳。

  至于你是要把自己归于“小一辈”,还是被简单地归为“老一辈”“老老一辈”,起关键作用的,并不是身份证上那个年份,而是内心深处给自己贴上的标签。

  早些年流行一本书《相约星期二》,莫里教授给人传递的最大智慧就是:以雍容的心态面临你自己所处的每一个人生阶段。雷军自嘲为“老老老一辈”企业家,既感受了“亚历山大”,接受了来自后浪的挑战,又能淡定地给“新一辈”真诚的祝福。这样,就挺好。